闯荡 30集全

主演:
沙溢胡可王大治
导演:
张汉杰
类型:
电视剧 励志剧情
地区:
内地
年份:
2009
闯荡 第1集
新世纪之初,大都市东海火车站走出一帮来自黄土高原的“米脂婆姨绥德汉”。他们是乡村下岗民办教师唐秋燕、复员军人杨树林、怀揣明星梦的毛眼眼、机灵鬼怪的金龙鱼、老实憨厚的杨树根。他们几个人有着一个共同的目的:那就是闯荡都市,跳出农门。初来乍到。树林和树根兄弟为买一瓶矿泉水发生争执。树根认为城里的白水都要钱,一定是没有办法活下去。而树林却认为城里的白水都可以卖钱,那一定会是机会遍地。大家在不同的观念中进入了东海的都市生活。秋燕在帮未婚夫惠云腾开办“杂粮食府”过程中,发现许多民工子弟因借读费、赞助费辍学,遂萌发要办民工子弟学校的想法。此举受到惠云腾的坚决反对。而当地人陈阿曼为了确保自己在“杂粮食府”的“老二”地位,更是挑拨离间,使得秋燕离开惠云腾住进了城中村。树林在建筑工地发现工头用铁丝充钢筋的假冒行为,便将工头告到了开发商林东方处。谁知林东方和工头早已狼狈为奸。树林“见义勇为”不成,反被林东方设“计”灰溜溜地赶出了建筑工地。
闯荡 第2集
秋燕四处奔波,力尽艰辛,终于办起了“兰花花民工子弟学校”,受到民工家长的称赞。但开学没几天,由于学校没有操场,几名学生清晨在公路上出早操受伤,学校被勒令取缔。秋燕伤心之时,树林给了秋燕鼓励,两人产生好感。树林利用自己家传木匠的优势,与金龙鱼、树根、老黑几人干起家庭装修。为打品牌,树林大胆推出先装修后付款的举措,谁知第一单活却遇上了刁钻精明的陈阿曼母女。树林在装修中被陈阿曼母女整的很是狼狈,到头来钱没挣上倒赔了几万。树林开始思索如何在都市的夹缝中生存,如何创出一条血路来。他从书摊上买来一本《狼道》学习狼的生存法则。看到秋燕与树林越走越近,惠云腾很是气愤。陈阿曼趁机编造了“亲眼所见”树林和秋燕亲热的场面,使得惠云腾找树林发飙。而树林告诫惠云腾做为秋燕的“未婚夫”应该找找自己拴不住女人的原因。秋燕对陈阿曼无中生有的诽谤很是气愤,继而怒斥陈阿曼一顿,两人矛盾白热化。在树林的帮助下,秋燕的民工子弟学校得以重新开张。
闯荡 第3集
陈阿曼为得到惠云腾的钱财,主动向惠云腾投怀送抱。而树林看到秋燕和惠云腾分手便向秋燕明确示爱。金龙鱼爱上了毛眼眼。他说,要是能跟毛眼眼睡上一觉枪毙了也值。谁知毛眼眼对金龙鱼的死缠烂追竟没感觉。金龙鱼使尽全身解数讨毛眼眼的欢心,为给毛眼眼买金戒指,他不惜在超市装小偷下跪受惩罚,继而又为毛眼眼寻找丢失的自行车“以暴制暴”被警方拘留。东海电视台《关注》栏目编导周天一在采访民工问题中结识秋燕,他被秋燕的质朴和对民工子弟的爱心所打动,开始为秋燕学校的复课想方设法。他找到女友方言的母亲人大代表童医生为民工子弟学校呼吁。民工子弟学校终于在大家的不懈努力下,重新开学,秋燕很是感激童医生和周天一对她的帮助。经过一番拼搏,树林的野心渐渐大了起来,他成立了建筑队四处承揽工程,在东海站住了脚跟。几年很快过去。由于政府出台政策,解决了民工子弟的上学难问题,“兰花花民工子弟学校”被公立学校兼并。秋燕不甘于做一个公立学校的副校长,
闯荡 第4集
秋燕和树林闯荡都市事业有成,两人决定领取结婚证,而此时周天一却对秋燕表白,说自己个人生活的理想状态是:家里有一个贤惠的老婆;外面有一个情调高雅的情人;跟前再有一个什么话都可以说的红颜知己。周天一希望秋燕能做自己的红颜知己,此事被树林得知大发雷霆,他要求秋燕断绝与周天一的一切联系,说秋燕既然已与他明确了关系,就是他拴在了裤腰带上的女人,任何人都不许碰,秋燕接受不了树林对自己的管束,与树林发生矛盾,而此时已经和陈阿曼结婚生子的惠云腾又找秋燕,苦不堪言的说,陈阿曼让他服“有妻徒刑”,希望与秋燕和好如初。秋燕面对三个男人、面对爱、面对儿女情长,无奈自叹自己是事业上的强者,情感上的弱者。她感叹:一个成功男人身后必定有一个默默奉献的女人,而一个成功的女人身后必定有一群甘于奉献的男人。她不知道,如何面对情缘,如何面对三个不同文化背景、不同生活经历的男人投向她的爱。
闯荡 第5集
就在树林与秋燕冷战之时,树根在工地受伤,树林为树根输血结果意外发现自己竟与树根不是亲兄弟。几经探究,树林终于得知自己原来是东海知青留在陕北的后代,而他的亲生母亲竟然是周天一女友方言的妈妈童医生。树林找到童医生,得知自己和童医生都是被亲生父亲因一段“孽情”遗弃,他发誓要找到亲生父亲,但童医生坚决不告诉他亲生父亲在哪里。树根在打工中,一直寻找自己丢失的妻子九凤。但树根万万没有想到九凤被人贩子卖到了东北,而买九凤做老婆的,竟是与他整日在一起亲如兄弟的工友老黑。而此时九凤已为老黑生下一儿一女,面对如此尴尬的境地,树根痛苦万分,不知所措。金龙鱼为树根的遭遇唏嘘,但自己的境遇也是苦不堪言。毛眼眼贪图享乐,看破世事,在“女人要想富,撕下身上遮羞布。”的思想支配下,通过树林怀有目的撮合,嫁给了大自己30岁的林东方,而且生下一子。就在金龙鱼对毛眼眼旧情难舍之时,峰回路转,林东方的老婆从日本回国,毛眼眼被林东方欺骗做“二奶”昭示天下,
闯荡 第6集
林东方“包养二奶”被老婆怒斥后离婚心魂未定,树林又找上门来。工地楼顶,树林、童医生、林东方一场亲情大戏上演,树林质问林东方为什么要遗弃他与童医生?为什么要让他本该就是东海人,却要如此艰辛的闯荡跳农门?为什么林东方生他不养他?两人争执之中,林东方从楼顶摔下。树根面对老黑和两个孩子,决定放弃与九凤的夫妻关系,让老黑一家重享天伦之乐。老黑在送树根回陕北去火车站时,发生车祸,失去一条腿还丧失了性功能,树根再次陷入进退两难之中。林东方从楼上摔下成为植物人,童医生承担了刑事责任进了监狱。而树林因为是林东方的亲生儿子,继承监管了林东方的公司,成为东海建筑界的风云人物。毛眼眼看到树林一夜暴富,很是不忿,联想到自己儿子毛蛋也是林东方所生,也有继承遗产的权力。毛眼眼和金龙鱼找到法院,法院让毛蛋做与林东方父子关系的DNA鉴定,但鉴定结果令毛眼眼和金龙鱼大吃一惊。
闯荡 第7集
秋燕和周天一赴香港考察,欲将东海的“川妹子”、“湘女”、“徽嫂”、“米脂婆姨”保姆资源进行整合,成立中国“红色娘子军家政公司”开进香港、走向国际,打造“中国菲佣”。秋燕从香港考察回到东海,得知曾经给了她巨大帮助的童医生入狱很是伤心,秋燕在与树林的谈话中发现林东方坠楼案中另有隐情。树根向树林摊牌,说他要将老黑一家接回老家绥德一起过日子。面对树根的决定,树林大骂树根荒唐,说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个屋檐下生活,在一个锅里搅勺,要让全村人笑死、骂死,树根说自己主意已定,兄弟两人反目。毛蛋的DNA鉴定与林东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金龙鱼大骂毛眼眼与别的男人有染。毛眼眼发毒誓自己除了林东方,再没有其它男人。
闯荡 第8集
金龙鱼苦思冥想,难道毛蛋是从天上掉下不成?毛蛋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?面对童医生一家的巨大痛苦,面对秋燕抽丝剥茧的质问,面对树根、老黑的伤心离去、面对金龙鱼、毛眼眼的断情,树林开始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,重新梳理自己对童医生的血肉情感。当秋燕说出只要树林有勇气道出林东方坠楼的真相,还童医生一个清白,树林就还是她的天,不管树林落到什么境地,她都永远等着他。树林被秋燕的真诚所打动,说出了是自己失手将林东方推下楼的真相。
闯荡 第9集
就在树林要走向检察院的时刻,林东方奇迹般的醒了,得知童医生因他已进了监狱,亲生儿子树林为了母亲又要跨入监狱时,林东方的良心复苏,他告诉检察人员,自己没有被任何人推下楼,是他自己在激烈的争执之中,不小心踩在了架空的木板坠下,而并非树林当时的身体接触。……时光荏苒,一帮年轻人在都市闯荡的过程中有欢乐,也有悲伤,但是他们都阳光灿烂的求得了一种全新的活法。
闯荡 第10集
秦川夫妇靠出色的面食厨艺,技术移民闯到了国外;秋燕和杨树林闯成了都市出色的企业家;而金龙鱼和毛眼眼因见义勇为获得“荣誉市民”一脚跨进了都市继续接着闯;而树根和老黑终归没有闯出名堂,重回故里,但却给家乡带去了新的思想观念和生活方式。笑也是歌,哭也是歌。正如这群可爱的80后民工在他们自编自唱的歌里说的那样:垃圾是我们收,高楼是我们盖;马路是我们扫,蔬菜是我们卖;谁说我们只吃馒头不吃菜、谁说我们活不出个人模狗样来……
闯荡 第11集
工余,老黑和金龙鱼小心翼翼来到录像厅打发难熬的独处时光。录像还没开演便赶上警方检查,因涉嫌观看黄色录像,他们被往派出所接受调查。得知老黑等受处罚的根源,方言和领导商量着准备在《法制大讲堂》里对《民工的性与爱》进行讨论。大讲堂上,方言引导大家热烈讨论,对民工中“真感情难找,性压抑难熬”的现状提出了尖锐的看法。在民工们的强烈呼吁下,能承载大家业余生活的文化站、篮球场也呼之欲出。民工子弟学校分校开始建校招生了。惠云腾坚持降低成本,在校舍上做偷工减料的文章。此举令秋燕非常恼火,她不允许有人亵渎“教育”这个神圣的领地。树林分析惠云腾办学的不良动机,点明了秋燕和惠云腾本不是一条道上的车。并再次表示自己会永远等着秋燕这只燕子飞到树林里来。分校建设时,惠云腾强调学校的固定资产将来都属于国家,遂用砖头垒起的桌凳替代了木制的桌椅板凳。正当秋燕向他质问时,树林又来向惠云腾“汇报”自己去找报废校车经过,令秋燕对惠云腾唯利是图的表现更加反感。
闯荡 第12集
为了博取毛眼眼的开心,金龙鱼倾其所有给她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表忠心,希望能得到甜蜜的爱情。却被毛眼眼嘻嘻哈哈一番抢白敷衍过去。没有几天,毛眼眼便将电动自行车弄丢了,她和金龙鱼急忙来到黑市上寻找爱车。为帮助一位丢车的妇女,金龙鱼和小偷展开了博斗,无意中将其砍伤,被公安带走。为了证明金龙鱼是见义勇为,秋燕和毛眼眼四下寻找那位丢车妇女出面做证。当林东方得知这一切后,承诺若毛眼眼能将树林拿去的装修资质复印件索回,自己将出面让那位妇女为金龙鱼雪冤。几经周折,毛眼眼从树林宿舍里将资质复印件偷出。林东方也未食言,金龙鱼这才因“故意伤害证据不足”而得以释放。林东方找到毛眼眼,希望她能再次来自己家作保姆,并“无意”的说出自己离婚的前妻在日本。见毛眼眼还在为丢失的电动车难过,他立即决定给她买辆最好的,毛眼眼顿时欣喜若狂。树林和谢三要联手成立建筑队,请来毛眼眼当公关小姐。初次上阵,不胜酒力的毛眼眼便喝得晕天雾地。
闯荡 第13集
树林给秋燕送来一幅《燕语满林听》的画,秋燕收了画却婉拒了树林的表白。她对树林借谢三之力完成自己的原始积累表示忧心,但对树林做人的信条“当别人把你当人时,你千万别把自己当人。当别人不把你当人时,你一定要把自己当人”却非常赞赏。学校发生了食物中毒被勒令停课整顿,怎料祸不单行,又发生了锅炉爆炸事件。当得锅炉是惠云腾为省钱所买下的伪劣产品,秋燕严厉地斥责了他。此时,贵族学校为谋取操场,借机串通房地局要提前中止民工子弟学校的合同。一连串的打击令秋燕躺倒在床,树林及时出现嘘寒问暖,令惠云腾心中不爽。拎着树林给准备好的礼物,秋燕再次向教委的领导求情,被婉拒。后又按照树林打听到的内幕,请爱好卡拉OK的宋副主任去歌厅唱歌,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宋副主任欣然应允。眼看着取缔学校的限期已到,为了早日复课,秋燕只好舍身陪唱。人大会上,童医生解决民工子弟上学难的提案得到代表们的大力支持。遗憾的是,取缔民办学校的截止日期已经到了。
闯荡 第14集
由于人大代表向政府的强烈呼吁,政府出台了《支持民营开办民工子弟学校的决定》,“兰花花民工子弟学校”起死回生。秋燕和教委签订了正式的办学合同,表示将不负重望,严格按照教委要求办好学校。为了感谢童医生对民工子弟学校的无私支持,秋燕设宴答谢。席间童医生和随树林来此的林东方相遇,两人尴尬和心照不宣的神情,引起方言疑心。老黑受了工伤,孩子出水痘又急需用钱,树根便向树林提出为他预支工资,却遭到拒绝。老黑感慨树林和树根本是同根生,怎会有如此大的差异?树根告诉他,树林并不是自己的同胞兄弟,而是一对东海知青遗弃的孩子。工地因无活可作已停工一周,为了得到丰源公寓的转包工程,树林决定携毛眼眼请林东方吃鲍翅。为找便宜又体面的酒楼,树林和毛眼眼受尽讥讽,几乎跑断了腿。好不容易订好了酒楼,林东方却说自己已经去了C城。
闯荡 第15集
为了得到工程,树林只身踏上前往C城的长途车。夜里,他终于找到了酒足饭饱的林东方一行,并主动为林东方他们安排了高档的保健按摩,支付了高额的娱乐费,而自己只能听着别人的欢声笑语而蜷缩在客房门外打盹,被酒店人员尽情羞辱。“兰花花民工子弟学校”分校新生报到,惠云腾请陈阿曼帮忙收学费。陈阿曼因为拒收民工藏在胶鞋里的“臭钱”与家长发生争执。秋燕批评了陈阿曼,而惠云腾却为陈阿曼辩解。此情景令秋燕考虑到应该尽快在感情上做个了断。金龙鱼成立了民工演唱组,他们自编自演的节目受到民工的热烈欢迎,主打歌曲《民工之歌》飘荡在城中村的大街小巷。林东方终于答应将某工程转包给树林,树林高兴的说要请他去老家冷水沟吃“羊杂碎”,听到“冷水沟”这个地名,林东方心头不由一震。
闯荡 第16集
树林给秋燕出了个主意叫“六一心愿”,就是请民工孩子们说出自己的心愿让城里孩子来认领。活动由于多家媒体的参与得到市民的关注和支持,拉近了农民工和市民的距离,表现了社会和谐的魅力。金龙鱼按照谢三的订货买回了民工米(陈化米),致使80余民工食物中毒,工地被勒令停工整顿。但林东方却要求工程不能耽误,情急之下,树林让金龙鱼去有关部门自首,意欲一箭双雕:既救了停工的急,也打掉卖陈化粮的奸商。金龙鱼“戴罪立功”揭发了不法粮商。有关部门一举打掉了这个卖“民工米”的团伙。金龙鱼也因此受到嘉奖。受到奖励的金龙鱼向毛眼眼炫耀,佯称自己现已是工商局发工资的卧底并有可能成为正式员工,赢得了毛眼眼的崇拜。老黑和顺顺索要工钱未果,树根出面讲情也受到了树林的拒绝。老黑借酒壮胆,怒斥树林已经背离民工兄弟变质的事实,令树林面有愧色。方言为树根在网上发布了寻妻的贴子,老黑看到树根妻九妹的照片,顿时陷入慌乱。
闯荡 第17集
惠云腾在秋燕的书柜里翻出那幅《燕语满林听》,并因此羞辱了她。惠云腾将那张画撕掉,愤而离去。借着教委要关停并转一批有问题的民工子弟学校之际,秋燕欲撤掉已办的八所分校,集中精力和资金办所一流的现代化学校。而惠云腾则要利用卖掉分校的资金开办一个大规模的“兰花花餐饮生态园”,俩人矛盾升级,遂分道扬镳。顺顺从脚手架上摔下,生命垂危,谢三亲自驾车送他去医院。同车的树林发现他并没将车开往医院而是在不停的兜圈子。谢三告诉他,因为养残废的钱比赔死人的钱要多得多,所以只有等到顺顺快咽气了才能将他送到医院。树林怒不可遏,在抢夺方向盘的过程中不慎将车弄翻。雨夜中,树林无助的看着顺顺死在自己怀里,遂向警方告发,谢三被绳之以法。树林管理的工地秩序有了明显好转,开上汽车的他已然初具老板的雏形。有了一夜情的陈阿曼说自己已怀孕,动员惠云腾在东海买房,并说要尽快结婚。惠云腾准备回家乡大办婚礼,要让乡亲们知道自己娶了个东海女人。
闯荡 第18集
知道惠云腾要结婚,秋燕将他在学校的资金全数退还,并祝他新婚快乐。她压抑着心中的情绪,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学校改造中去。树林不失时机的来找秋燕,一番发自肺腑的言辞令失落中的秋燕很是感动。她终于对树林说出了:娶我吧。毛眼眼给明星马尚红家的狗“富贵”当保姆,一心贪玩的她在金龙鱼的参谋下给狗吃了安眠药,自己去逛商场。并和巧遇的树林喝起了咖啡。得知林东方仍想娶她,毛眼眼决定利用自己的青春美貌赢得幸福的生活。富贵突然丢失了,毛眼眼焦急之中,它竟自动回来了。此时,毛眼眼意识到此狗可能对安眠药产生了抗药性,遂加大了药量,自己和金龙鱼去了海洋馆玩耍。马尚红要带富贵去拍戏,而毛眼眼却因为给富贵服安眠药过量,一时无法唤醒只好将它抬回。此举惹恼了爱狗如命的马尚红,遂让生活保姆乖女去蹓狗,毛眼眼则开始料理家务。粗心大意的毛眼眼煮稀饭时不慎致天然气气泄漏,富贵中毒身亡。马尚红一气之下将她交给发廊顶了赔狗款。幸得乖女短信相告,
闯荡 第19集
被关在发廊里的毛眼眼吵闹不止,被正在理发的林东方听见,遂将她赎了回去。致使尾随而来的秋燕和方言扑了空。对于救自己于危难之中的林东方,毛眼眼心存感谢,与他同居了。找不到毛眼眼的金龙鱼如坐针毡,却接到了她的电话,相约在一家高级酒店见面。到酒店他才知道毛眼眼要以身相许向自己赎罪。眼看心爱的姑娘为了爱慕虚荣而离开自己,金龙鱼怒斥了她,坚决地转身而去由于透露了毛眼眼的去向,乖女被马尚红赶出家门。乖女找到秋燕,希望能有人帮她出头讨回自己的工钱。为了从林东方的工程中分到一碗羹,树林央求毛眼眼暗中相助,并为内疚的她约出金龙鱼。受了树林鼓惑的金龙鱼在见面时,不管不顾的占有了毛眼眼。
闯荡 第20集
秋燕获得东海市年度“十大校长”,并任命为合并后的公立学校副校长。家乡的白副县长闻讯赶来祝贺,县领导有意打“米脂婆姨”的品牌,希望有一定知名度的秋燕来挑这个头,秋燕辞掉了副校长的职务,接受邀请准备回老家迎接新的挑战。树林对办“家政公司”很支持,并建议秋燕在家乡建“家政学校”,把经过岗前培训的保姆由东海的“家政公司”推销出去。曾做过保姆专题片的周天一愿意陪秋燕回老家,共谋创业大计。树林新接的工程需要垫付大量材料款,他请方言帮忙,希望能找到担保。并似是无意的告诉她周天一和秋燕一起去了陕北。愠怒的方言马上给周天一打电话,而接电话的正是秋燕。秋燕并不知道周天一谎称一人去北京出差,坦然地告诉她周天一正在洗澡,遂引起方言的猜度和不满。生意兴隆的餐饮生态园里,树林找到消瘦疲惫的惠云腾希望他能为自己担保货款。这才知道惠云腾在陈阿曼的阴影下生活的很不愉快。他连夜赶回老家找到秋燕向她提出替自己贷款的事,并承诺一定按期归还。
闯荡 第21集
婚姻登记处,秋燕接到周天一打来的电话。听到两人热乎的聊起家政公司的事,树林始知周天一早已入股公司,心里百味杂陈。他让秋燕立即退还周天一在公司的股份,否则就不领结婚证。树林的狭獈偏见令秋燕异常恼怒,她愤然离去。金龙鱼和老黑发现工程中有造假行为,便向树林诘问。树林强调自己的难处,说绝不会出大问题。没过几天工地出现了塌方,树根被压断一条腿。在输血时树林发现自己和树根不是亲兄弟。望着一起生活了20多年的兄长,树林如五雷轰顶。树林从树根处得知自己是知青的后代,便将这个惊人的消息告诉秋燕,并迅速回到老家,见着了生母留给他的玉坠。归途中,他偶然得知如今打油井来钱最快,便迅速投资加入打油井的队伍。“米脂婆姨家政公司”挂牌。惠云腾送来花篮,被尾随而至的陈阿曼抓了个“现形”。言语间发生了肢体冲突,即将分娩的陈阿曼被送往医院。
闯荡 第22集
树林将玉坠给方言看,请她通过户籍网来查出当年在陕北下乡的知青,以便尽快找到亲生父母。童医生看见那个熟悉的玉坠时,眼泪夺眶而出。由于家乡的支持,树林的绥德汉建筑公司成立了,很快办好了200万的低息贷款。他没有按照约定给秋燕还钱,而是雇人打起了油井。因货款到期,银行几经催促后通牒秋燕,若还不清贷款,将起诉法院并查封财产。周天一愤然指责树林几次三番在困难时向秋燕伸手借钱,如今却将她推至灾难的边缘,担忧秋燕将一夜间沦为身无分文的打工妹。秋燕坦言自己并不怕一穷二白,只是家政学校已经签出去的500多名米脂婆姨咋办?自己将成为家乡的千古罪人。就在秋燕一筹莫展之际,周天一汇入100万元归还了银行的部分贷款,家政公司才免除了一场灾难。树林知道周天一给秋燕解了难,定会赢得秋燕的感激,但自己已无能为力。就在此时,陕北来电告知油井出油了,树林当机立断将油井卖掉一次赢利400万元。有了资金,他不仅还了银行的货款,
闯荡 第23集
林东方主动给树林结算了部分款,但让他劝阻执意要老家办结婚登记的毛眼眼。树林佯称家乡正在流行传染病,让爱子心切的毛眼眼打消了回家的念头。家政公司派出的保姆在喂小孩果冻时出了意外,双方调解无效走上了法庭。愤怒的雇主封了公司的大门。一急之下,秋燕住进了医院。周天一和树林同时出现在医院,树林因误会拂袖而去。一番了解,知道是自己误会了秋燕,树林雨夜去向她道歉。却遇见惠云腾正在向秋燕诉说自己的后悔之情。听着惠云腾诉说他们在家乡的亲密往事,树林妒火中烧。他不顾秋燕的解释,尽兴奚落一番,两人矛盾又起。寻亲之事前途渺茫,想起林东方曾在绥德下过乡,树林忙去找他。毛眼眼却告诉他林东方出国了。经不住毛眼眼的软磨硬缠,只好带她去吃火锅。火锅店里,毛眼眼意外发现林东方和一个女人亲呢而熟络,便认准那是林东方在外边包的二奶。她立刻电话找到金龙鱼,要他为自己出头,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。金龙鱼跟踪林东方,几经周折,终于找到了林东方“二奶”的老窝。
闯荡 第24集
金龙鱼和毛眼眼找到了“二奶”的老窝,林妻对突如其来的指责反唇相讥,金龙鱼持刀误伤了林妻被公安拘留15天。毛眼眼这才明白,自己原来才是“二奶”的角色。得知受骗,她向林东方索要抚养费和青春损失费,并拿出早已掌握的林东方行贿的证据要挟,林东方只好一次性付给毛眼眼50万元。金龙鱼被拘留所放出,毛眼眼亲自去接。她买了一辆小货车送给金龙鱼,决定和他一起踏实过日子致富跳农门,金龙鱼欣喜若狂。看到九妹对孩子的不舍,树根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,决定独自离开东海回老家。在前往车站途中遭遇车祸,致使送行的老黑下半身致残。面对失去性功能的现实,老黑将九妹和孩子托付给树根,称自己要流浪天涯。树根以兄弟情谊为重,决定带老黑一家回老家一起过日子。树林不能接受树根的“高风亮节”,认为这种畸形家庭会遭让人耻笑。表示若树根一意孤行,将与他断绝兄弟关系。树根背着老黑,拉扯着九妹和孩子们踏上了回乡的火车。与此同时,秦川因烹饪技艺被外方看中,
闯荡 第25集
方言告诉童医生,自己在教委档案室的朋友,可以把当年返城的工农兵大学生档案调出来。眼看隐藏了20多年的秘密要被揭穿,童医生找来树林说明真相。得知自己是一场游戏中的孽种,树林痛不欲生。他要童医生说出那个抛弃了他们母子的王八蛋是谁,童医生三缄其口,并说这个秘密她将隐藏一辈子。为了避免方言和树林接触,童医生让她珍惜和周天一的缘分,不要和树林来往。方言坚持我行我素,并指责母亲表里不一,歧视农民。面对执拗的女儿童医生有口难言,心脏病复发。得知情况,树林在病房外自责徘徊,进退两难。通过种种分析,林东方判断国际钢铁价格将会出现大幅下跌,不禁为自己投资的铁矿发愁。恰在此时,树林又来索要已垫付的材料款。林东方欲将铁矿给树林抵债,树林生恐上当,说一切得自己调查了以后才能确定。树林到山西铁矿了解情况,未及识破林东方安排的圈套,接受了铁矿的抵债的方案。看到铁矿每天都在给自己创造财富,树林以为自己能在这里赢得巨额金钱,
闯荡 第26集
童医生将自己和树林之间的各种恩怨告诉秋燕,希望她能制止树林的不理智做法。同时告诉她惠云腾患晚期肝硬化,已从他们医院转院。陈阿曼联系了国外欲为惠云腾做肝移植手术,因开支巨大遭到陈妈坚决反对。陈妈认为她们母女早年遭人抛弃,现在必须要给自己留一手。陈阿曼认为母亲胡搅蛮缠,以卖房要挟她拿出钱来给惠云腾治病。秋燕在医院看到面色腊黄的惠云腾,不禁悲从心来。惠云腾希望秋燕能在自己临终前多来几次。为了安慰他,秋燕“承诺”只要惠云腾答应治疗,等病好后他们俩可以从头再来。这一切都让前来探望惠云腾的树林看在眼里,不免心生疑窦。拿到东海正式户口的惠云腾没有一丝高兴,他预感自己时日无多,便希望能再见秋燕一次。当秋燕赶到医院时,惠云腾已奄奄一息。他感激秋燕在他弥留之际能不计前嫌看望自己,希望下辈子能与能与她做夫妻。秋燕不禁潸然泪下。国际钢铁价突然大跌,矿石遭遇买家大量退货,树林不得不停产关矿。铁矿破产,金龙鱼投进去的30万元也随之打了水漂。
闯荡 第27集
童医生突然出现在林东方面前,告诉他,树林就是他当年作孽生下的儿子。此话正好被赶来寻找林东方的树林听到。林东方哀求童医生和树林饶恕自己,丧失理智的树林和林东方推搡之中,林东方失脚坠楼。正当他不知所措之时,童医生果断的告诉他,林东方是自己失手推下楼的。树林只有眼睁睁的看着童医生被警察带走。得知林东方生命无虞,树林不仅长舒了口气。经过痛苦的思考,他决定去公安局自首,换回童医生的自由。但是在公安局门前,树林又改变了主意。树林接管了林东方的产业,他给了金龙鱼一张存有20万的银行卡,算是对他投资铁矿失败的交待。毛眼眼并不领情,想到自己的毛蛋也是林东方的亲儿子,便要与树林平分“遗产”。鉴于当年与林东方的恩怨,童医生被依法从轻判处有期徒12年。见到身穿囚服的童医生,秋燕和树林非常伤感。此时方言在周天一的陪同下也来探望母亲,当她看到树林时,怒不可遏的让他滚开。方言愤然离去时,途中由于神情恍惚发生车祸。
闯荡 第28集
在秋燕的旁敲侧击之下,树林决心去自首,换回童医生的自由。他安排好一切,拨掉了办公室的电话,到医院和林东方做最后告别。在一番真切的告别之后,已经是植物人的林东方眼角流出了泪水。他醒了。经过DNA比对,毛蛋竟然与林东方没有血缘关系,而金龙鱼才是他的亲生父亲。意外的结果令金龙鱼和毛眼眼欣喜万分。此时,隔壁的液化气商店着火,金龙鱼一口气抢出20个液化气瓶,保住了城中村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。并获得了“东海市名誉市民”称号。火车站广场,热烈欢送“蓝花花家政公司家政员赴港”的横幅格外耀眼。树林和方言扶着童医生来给秋燕送行。原来是林东方主动向警方承认自己是失足坠楼,免除了树林和童医生的牢狱之灾。树林谢绝了林东方继承家业的建议,要向秋燕学习,回家乡办建筑技工培训学校,和已有的建筑公司联手,共同建设东海新家园。统一着装的保姆们拉着行李箱列队站在欢送的横幅下,秋燕大声宣布:出发!汽笛长鸣,车轮滚滚…
闯荡 第29集
新世纪之初,一帮来自黄土高原的80后—村下岗民办教师唐秋燕,复员军人杨树林,怀揣明星梦的毛眼眼,机灵鬼金龙鱼前往东海打工。秋燕看到进城打工者子女上学难的问题便兴办了民工子弟学校,一步步发展成为东海市的模范学校;其后又开办了"米脂婆姨"家政公司,培训和输出家政服务人员,并成功的将自己的"米脂婆姨"品牌推广到了香港和东南亚,虽然经历不少风雨,最后也享受到了成功的喜悦。而树林也发挥了做建筑的特长,将一个装修队发展成"绥德汉"建筑公司。秋燕在事业的进程中,与娃娃亲未婚夫惠云腾,打工仔杨树林,电视台主持人周天一遭遇了情感的碰撞。
闯荡 第30集
新世纪之初,大都市东海火车站走出一帮来自黄土高原的"米脂婆姨绥德汉"。他们是乡村下岗民办教师唐秋燕,复员军人杨树林,怀揣明星梦的毛眼眼,机灵鬼怪的金龙鱼,老实憨厚的杨树根。他们几个人有着一个共同的目的:那就是闯荡都市,跳出农门。
评论加载中...